1. <ruby id="g4y4l"></ruby>
    1. <i id="g4y4l"></i>
      <i id="g4y4l"><noscript id="g4y4l"></noscript></i>
    2. ?
      首頁 公司簡介 個案心理咨詢 心理咨詢培訓 新手成長培養 名師工作坊 企業EAP 我要報名
      心理咨詢師培訓
      新聞新視角 免費公益課
      【金玉心理】2022第二十一期團體督導及提問訓練 做為真實來訪者的體驗與思考 學員學后感想 【金玉心理】2022年心理咨詢師培訓第258期新班于2022年7月17日開班啦?。?! 來聽聽金玉心理翟老師如何談親子關系的建立 2019年5月中國科學院心理研究所心理咨詢綜合考試(深圳考點)圓滿結束 金玉心理的2018~~ 【熱烈祝賀】深圳金玉心理于2018中科院心理咨詢培訓首次綜合考試新聞稿件評比榮獲一等獎 【家譜圖】繪制在心理訪談中的運用 深心協 心理咨詢師技能成長專業委員會 【婚姻與親子】大疆百旺專題講座 【金玉心理】2018年8月28日心理咨詢師技能成長專業委員會 《昆達里尼靜心》訓練 【陪伴與依戀】深圳仙桐實驗小學開學典禮送給一年級新生家長們的一份大禮 【金玉心理】伴侶性咨商 | 「呂嘉惠性咨詢理論與實務工作坊~以伴侶性議題為例 」學習反饋 【金玉心理】心理咨詢師職業資格替代項目《心理咨詢培訓課程》公布第一批對接機構名單 【金玉心理】2018新年第一場雪帶來心理學熱鬧的第一課堂 【金玉心理】深圳市心理咨詢行業協會心理咨詢師技能成長專業委員會正式成立 【警惕!】近期發生多起被虛假廣告誤導學員報名事件 【金玉心理】17年心理咨詢師職業規劃指導講座--為您的心理咨詢師成長之路導航 【金玉心理】2017年3月30日 朋輩案例督導提問訓練中 【深職訓】深圳金玉心理咨詢師培訓2017年5月國考考前輔導課程已全面啟動 【金玉心理】43期開班 |心理咨詢師培訓班 招生簡章 【金玉心理】新春祝福放假通知
      更多 >>
      2015-12-23開啟人際關系和諧之門:“中華傳統文化助力自我成長”之悟性訓練網絡公開課 2015.12.18 點亮愛與信任的航燈—親子關系與情感婚戀成長公開課 2015年11月17日公益免費直播講課《Money&心理咨詢師》 6.23網絡公開課:心理測量在臨床及EAP中的應用(開放現場) 6.25網絡公開課:壓力與情緒管理—給我們的心靈松綁 6.2網上公開課 2015下半年心理咨詢師考試政策解讀(7月24日) 【5.29公開課】找回愛的能力:體悟人類智慧與恐懼 【網絡公開課】心的能量:心理學與我的生活 【通知】案例征集及網絡督導安排 【公開課】職場人的自我發現之路—敘事取向自我關懷 【實務大講堂】 生涯規劃 【實務大講堂】成長從這里啟程——認識你自己 12月10日國內團體輔導大師樊富珉老師針對金玉心理成長小組進行團體督導 【實務大講堂】兩性關系密碼之“愛情基本功”NEW 【專家督導】3月21日曲偉杰森田療法網絡督導(公開督導)通知NEW 【實務大講堂】成長從這里啟程—認識你自己 【金玉心理】曲韻「系列公益微課」 | 成為成就孩子的家長
      更多 >>

      234

       

      副會長單位


      學員風采 更多>>  
      翟老師攜金玉學員到《第一調解》同臺錄制節目
      心理咨詢師培訓金牌講師翟文洪帶領學員參加鳳凰衛視 社會正能量—婆媳新關系
      看看我們!心理咨詢師培訓取證后在做什么......
      心理學堂及文章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企業EAP ? 心理學堂及文章

      英國記者揭開驚天騙局,靠吃藥永遠都治不好抑郁癥

      2019-11-10 17:29:20 點擊數:

       

      ?10月14日下午,韓國京畿道城南市,在一棟漂亮的小別墅里,一位年僅25歲的女孩上吊自殺了。

       

      她叫崔雪莉,是一位韓國女明星。

       


      775


       

      在她死后,我在新聞上讀到這樣一句冷冰冰的話:“據悉,崔雪莉生前患有嚴重抑郁癥。”

       

      這讓我想起,前幾年韓國SHINee成員金鐘鉉,在家中燒炭自殺;28歲的中國歌手喬任梁,在微博上發了兩個害羞的表情之后,也選擇了自殺。

       


       

      把時間軸往前調,2009年,內地歌手陳琳跳樓自殺;2003年,影星張國榮跳樓自殺;1989年,詩人海子在山海關臥軌自殺;1962年,影星瑪麗蓮·夢露服用安眠藥自殺;1961年,作家海明威用雙管獵槍自殺……

       


       

      這些自殺的背后,都有那個共同的原因:抑郁癥。

       

      統計顯示,全球一共有3億多人受抑郁癥折磨,我們中國患抑郁癥的人數也超過了5400萬。而且,全世界得抑郁癥的人里面,每年有將近100萬人自殺。這個數字,是國內每年因交通事故死亡人數的5倍。

       


       

      這些逝去的生命仿佛在告訴我們: 

       

      抑郁癥既不僅僅是普普通通的“不開心”,也不是沒事找事的“脆弱”和“矯情”,更不是離我們很遠的一種罕見病癥;

       

      如果不及時處理,我們的“不開心”可能就會變成“抑郁”,而哪怕是輕度的抑郁傾向,也可能逐漸惡化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那么,我們到底為什么會得抑郁癥?得了抑郁癥之后又該怎么辦呢?今天我們就來討論一下這個話題。

       


       

      · 01 ·

      吃了20年抗抑郁藥,結果發現自己被騙了?


      說到“抑郁癥”,有一個叫約翰·哈里(Johann Hari)的英國人不得不提。

       


      774


       

      外人看來,約翰·哈里是個“自帶光環”的人:


      • 他18歲就考上了英國劍橋大學國王學院,學習社會學和政治學;

      • 22歲的時候,他從劍橋畢業,成為了一名記者;

      • 工作后不久就變得小有名氣,在歐美最有名的媒體上發表文章,比如英國的《獨立報》《衛報》,美國的《紐約時報》《洛杉磯時報》等等,還拿過幾項國家級的媒體大獎。


      但是,他的“光環”附帶了一層“陰霾”:因為遺傳和家庭原因,約翰·哈里從小就患上了抑郁癥。

       

      有時候,約翰·哈里會莫名其妙地感到悲傷和焦慮;有時候更嚴重,覺得生活里的一切都沒有意義,產生一種“萬念俱灰”的感覺。

       


       

      比如,小時候,約翰·哈里跟別的小孩一起玩著玩著,就會突然覺得心里一陣難過。這時候,他只能找個地方自己待著,一個人大哭一場。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么哭,但是就是忍不住。為了不讓人覺得自己不正常,他就只能在這種時候一個人偷偷躲起來。


      在考上劍橋大學以后,為了慶祝一下,他跟一位朋友約好了去歐洲大陸旅行。這本來是一件很開心的事,但沒想到,在意大利威尼斯的一艘船上,他又忍不住哭了起來。在捷克首都布拉格,當他們參觀卡夫卡的故居時,他的病又一次發作,當時他哭得渾身發抖,根本就停不下來。

       


      773


       

      當時他就去醫院看病,結果所有的醫生都告訴他:你得了抑郁癥,抑郁癥是因為你體內的化學物質不平衡導致的;抗抑郁藥能讓體內的化學物質恢復正常,所以只要堅持吃藥,你的抑郁癥就能好起來。

       

      于是,約翰·哈里從18歲的時候,就開始服用抗抑郁藥,這一吃就是20年。

       

      2016年,一個偶然的機會,他跟一位醫生聊天,說起了自己得抑郁癥的經歷,又說到了抗抑郁藥的效果。他說:“多虧了這些年我吃的藥,我現在好多了。”但是那位醫生卻沉默了一會兒,然后直言不諱地說:“我沒覺得你變好了,我覺得你最近還是挺抑郁的。”

       

      就是這一句話點醒了他?;叵胱约哼@么多年吃藥的經歷,他發現了一些不對勁的地方:不管是什么抗抑郁藥,自己剛開始吃的時候,的確是有效果的。但是過一段時間之后,效果就都不如之前了。還有,自從吃藥以后,他就變得越來越胖,經常愛出汗,后來連性功能都有點衰退了。

       

      作為一個患病20多年的病人,約翰·哈里非常想知道這些到底是不是正?,F象;而作為一名優秀的記者,他的職業敏感告訴他,“抑郁癥”這三個字的背后,可能另有玄機。

       

      于是,他開始翻閱跟抑郁癥有關的書籍和論文,甚至親自去采訪寫書和寫論文的那些科學家。后來,他又去采訪了很多跟自己一樣得了抑郁癥的病人。就這樣,他前后花了3年的時間,跑遍了全世界,進行了200多次采訪,最后把自己采訪得來的成果寫成了一本書。

       


      772


       

      這本書的名字叫做“Lost Connections”,翻譯成中文就是《失去的聯系》。這本書出版以后,在英美兩國都掀起了不小的波瀾——

       


      771


       

      美國前第一夫人希拉里·克林頓評價說:“這本書對困擾美國社會的抑郁現象,做出了深刻的分析。”


      英國流行音樂巨星埃爾頓·約翰爵士說:“如果你覺得迷惘和失落,那這本神奇的書能改變你的人生。” 

       


       

      為什么這些名人會這么說呢?為什么我說這個英國人不得不提呢?因為約翰·哈里在這本書里,揭開了一個關于抑郁癥的驚天秘密:(以下僅為本書觀點,具體請患者謹遵醫囑)

       

      抑郁癥根本不是因為體內的化學物質分泌失調導致的,抗抑郁藥也根本不可能治好你的抑郁癥。

       


       


       

      · 02 ·

      為什么“抗抑郁藥”=“安慰劑”=沒有用?

       

      我們先說說,為什么說抗抑郁藥根本不可能治好抑郁癥?這件事要從抗抑郁藥的誕生說起。

       

      抗抑郁藥物是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發現的,但是當時發現這些藥物可以緩解人們的抑郁癥,完全是偶然性的。也就是說,這些藥物能緩解抑郁癥背后的原理,根本就沒有人知道。

       

      1965年,一位叫亞里克·科本的英國醫生提出了一個理論,他說:那些藥物能起作用,可能是因為增加了大腦中一種化學物質的水平,這種物質叫做“血清素”。注意,他說的是“可能是”,也就是說,這只是他的一個猜想。

       


      770
      到了20世紀70年代,有科學家就開始做實驗驗證這個猜想。他們故意降低實驗參與者的血清素水平,觀察他們是不是會變得抑郁。結果是:不會。這就說明,大腦中血清素的水平其實和抑郁癥的關系并不明。但是,當時世界上的各大制藥公司,也注意到了“血清素”這個理論。雖然這個理論在醫學上不一定站得住腳,但是制藥公司覺得這個理論用來說服社會大眾,效果應該不錯。于是他們就聘請了自己的團隊,開始研發相關的藥物。

       

      這個舉動,改變了后來發生的一切。

       

      到了20世紀90年代,相關的抗抑郁藥就已經出現在市面上了。又過了20年,西方社會中已經到處都是抗抑郁藥物。我可以給你列出一些最常見的抗抑郁藥的名字:百憂解、帕羅西定、左洛復、怡諾思等等。對于那些被抑郁癥困擾的人來說,這些名字你一定不陌生。

       

      從表面上看,這是一個非常符合科學發展的故事——先有一個假設,然后有人實驗失敗,然后有人實驗成功,證明了這個假設,最后人們把這個理論應用到了生活當中。但是,事實真的是這樣嗎?有一個人可以回答這個問題。

       

      這個人就是哈佛大學醫學院的厄文·基爾希(Irving Kirsch)教授。他做過一個重要的實驗,讓我們看到了事實的真相。

       


       

      他把實驗參與者分成三組:給第一組人吃了一種糖豆,但是告訴他們,你吃的是一種抗抑郁藥;給第二組人吃的才是真正的抗抑郁藥,而且如實告訴了他們;第三組人則是什么都沒吃,既沒吃藥,也沒吃糖豆。

       


      769

      △ 厄文·基爾希

       

      你可能以為,那些吃糖豆的,肯定沒有效果吧?結果卻讓人大跌眼鏡:只要你能讓他相信自己吃了抗抑郁藥,哪怕他吃的是糖豆,也一樣能有效。更不可思議的是,總體來看,真正的抗抑郁藥的效果,沒比糖豆好多少。

       

      這是怎么回事呢?基爾希教授也非常想弄明白。于是,他帶領團隊進行了仔細的測算,看看那些化學藥物到底能起到多大的作用。結果是:藥物的作用只有25%,跟人體自然康復的效果,其實沒有什么區別。

       

      換句話說,這個實驗表明,無論從哪個方面看,吃藥或者不吃藥,對抑郁癥并沒有什么實質性的影響。

       

      更震驚的事情還在后頭。有一次,基爾希教授有機會看到了美國食品和藥品管理局的一些內部材料。這些材料是一些抗抑郁藥在研發的時候,原始的實驗結果。

       


      768

      △ 美國食品和藥品管理局

       

      看了這些內部材料之后,他發現,制藥公司為了讓人們相信他們的藥是有效的,往往會有選擇性地對外公布實驗結果。

       

       

      比如說,在其中一個實驗里,實際上一共有245名患者服用了這種藥物,但是等到制藥公司對社會公布的時候,他們只挑了其中27名有效果的患者,把他們的結果公布了出來,以此來證明自己的藥有效。

       


       

      基爾希教授和其他專家決定,根據這些原始的實驗數據,自己算一下,那些抗抑郁藥到底效果如何。他們采用的方法叫做“漢密爾頓測量表”,這是一種公認的測量抑郁和焦慮程度的方法。

       

      使用這種方法,最后能得出一個分數,這個分數越低,就說明你抑郁和焦慮的程度越低;分數越高,說明你越抑郁和焦慮。

       

      最后,專家們經過測算得出,抗抑郁藥可以讓一個人在“漢密爾頓測量表”的分數降低1.8分。1.8分是什么概念?我們對比一下就知道了。根據這個測量表,改善睡眠的質量可以讓你的分數降低6分。

       

      換句話說,那些號稱非常有效的抗抑郁藥,其實還不如晚上好好睡一覺效果好。而且,就在這個1.8分里面,恐怕還有水分。

       

      有一名叫做彼得·克雷默(Peter Kramer)的美國醫生,一直都是抗抑郁藥物的堅定支持者,他還寫過一本推薦抗抑郁藥的暢銷書??墒堑搅?012年,克雷默偶然參觀了某個制藥公司研發抗抑郁藥物的實驗室之后,他就發覺這個事情很“不對頭”。

       


      767

       △ 彼得·克雷默


      原來,根據法律規定,參加制藥公司實驗的參與者必須身體非常健康,但是同時還要有抑郁癥,而且制藥公司最多只能給他們75美元作為報酬。

       

      這么高的要求和這么低的報酬,就是為了防止有人冒充自己是抑郁癥患者。但是對制藥公司來說,這就導致了一個問題,很難找到人來做實驗。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制藥公司就耍了一些小手段,它們創造出了一些其他條件,吸引人們參與實驗。


      比如,把實驗室裝修得特別溫馨舒適,給參加者全天候的健康檢查和咨詢,還免費提供一些藥物。這樣,一些窮人就會來參加實驗,因為不光能拿錢,還可以享受這些他們平時享受不到的福利。

       


       

      問題是:這些人真的有抑郁癥嗎?克雷默醫生認為,很多人的“抑郁癥”都是裝的——他們先裝作自己有抑郁癥,吃了藥以后,又裝作自己的抑郁減輕了,這樣就能討好制藥公司,拿到更多的福利。

       

      制藥公司呢?他們就算是看出來了,也不會說破,因為這正是他們想要的結果。

       

      當作者采訪克雷默的時候,這個原來支持抗抑郁藥的醫生承認說:“抗抑郁藥的所有科學證據都是垃圾。那些實驗數據,毫無意義。”

       

      但是如果這些實驗漏洞百出,如果抗抑郁藥根本就沒有效果,那這些藥物怎么就通過了官方審核,成功進入市場了呢?

       

       

      作者給出了一組數據。他說:在美國,藥品監管機構員工的工資,有40%是由制藥公司贊助的;英國的情況更糟,藥品監管機構員工的工資,100%都是由制藥公司提供的。原因顯而易見,因為在這些國家,制藥公司才是藥品監管機構的衣食父母。

       

      針對這個問題,作者還咨詢過一位教授。這位教授透露說:如果你是制藥公司,那你做了1000個實驗,其中998個失敗了也沒關系,只要你有2個成功,你的藥就能進入當地的藥店。

       


      766


       

      不過,雖然抗抑郁藥物對抑郁癥無效,但有一樣東西倒是千真萬確的,那就是:副作用。

       

      很多抗抑郁藥能讓人變胖,或者大量出汗,或出現性功能障礙,這都是真的。我們一開始也說過了,作者就因為長期吃抗抑郁藥物,身體就出現了這三種問題。

       

      因此,作者下了一個結論:不管是“血清素”還是別的什么“素”導致了抑郁癥,那些說法只不過是一種科學猜測,到現在都沒法證實;但是這個科學猜測被制藥公司順手拿去了,并且向社會大眾廣泛宣傳,導致很多人都相信了這些說法;制藥公司又通過一些所謂的科學實驗,研發出了抗抑郁藥;這些藥品輕輕松松就通過了官方的審核,賣給了普通老百姓,給制藥公司帶來了巨大的利潤。

       

      不過說到這兒,還有一個問題沒有解決。如果抗抑郁藥真的沒用,那為什么作者之前會感覺自己的抑郁癥緩解了呢?為什么我剛才說的那個實驗里,糖豆也能有效果呢?難道糖豆也能治病嗎?要解釋這個問題,我們需要了解一個概念,叫做“安慰劑效應”。

       

       

      安慰劑效應指的是,我們越相信給我們治病的醫生,我們的病就越容易好;哪怕醫生給我們開的藥物,實際上根本沒有用,很多病人仍然能覺得癥狀緩解了。

       


       

      在18世紀末,一位英國醫生就發現了這種情況;此后,越來越多的證據證明了安慰劑效應的存在。

       

       

      比如,在二戰的時候,有一位美國醫生手頭沒有麻藥,他擔心手術的時候士兵會受不了,就用清水代替麻藥,給士兵打針,而且告訴他們這就是麻藥。結果那些士兵并沒有覺得太痛苦。

       

       

      所以,如果你真的相信,你吃的藥能幫助你減輕抑郁問題,那你的抑郁問題就很有可能真的會減輕。


      不過,安慰劑效應還有一個特點:它堅持不了多長時間。時間一長,它的作用就消失了。這一點也恰好解釋了,為什么吃抗抑郁藥,經常會出現“反彈”。就像作者說的,剛開始吃的時候,真的能感覺出來這種藥好用,但是吃著吃著就不如以前那么好用了。

       

      事實上,有科學家統計發現,服用了抗抑郁藥的人,“反彈”的比例在65%到80%之間。那出現“反彈”以后怎么辦呢?一般人們就會加大劑量,所以藥就越吃越多,越吃越停不下來,副作用也越來越多,這就掉進了一個惡性循環。

       

      總的來講,作者告訴我們:抑郁癥跟人體內的化學元素失衡一點關系也沒有,抗抑郁藥也沒有任何用處。

       

      既然如此,抑郁癥出現的真正原因又是什么呢?

       


       


       

      · 03 ·

      造成抑郁癥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作者通過大量的采訪、調查發現,大多數人得抑郁癥,其實都是因為一個原因。這個原因用一句話概括,就是“生活方式出現了問題”。

       

      作者認為:生活中本來就有一些東西,可以讓我們避免抑郁這個問題;但是,我們現在的生活方式,讓我們失去了和這些東西的聯系,于是我們才出現了抑郁。正是因為作者總結出了這個原因,作者才給這本書取名叫《失去的聯系》。

       


       

      那我們到底跟哪些東西失去了聯系呢?作者一共列出了9種東西。它們分別是:


      1.工作的意義

      2.與他人的聯系

      3.正確的價值觀

      4.美好童年

      5.地位尊嚴

      6.對未來的期待

      7.大自然

      8.基因

      9.大腦

       


      765


       

      這9種東西到底是怎么影響我們的呢?接下來我們挨個兒說明一下。

       

      第一種:失去了工作的意義。

       

      澳大利亞心理學家邁克爾·馬爾莫特(Michael Marmot),曾經對英國的公務員做過一項調查。他們采訪了18000名公務員,收集了他們的數據,研究工作狀態和身心健康之間的關系。

       

      結果發現了一個非常反常識的結果。人們通常認為,在公務員體系里,級別越高的人承受的壓力越大,越容易生病,更容易抑郁。但是邁克爾·馬爾莫特得出了完全相反的結論。

       

      他發現,最低級別的公務員患心臟病的幾率是最高級別公務員的4倍。而隨著一個人職位的上升,患上抑郁癥的幾率,卻會逐步下降。

       


      764

      △ 邁克爾·馬爾莫特


      這跟生活水平有關系嗎?好像也沒什么關系。因為最低級別的公務員,過的也是很體面的生活。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邁克爾·馬爾莫特對比了所有變量之后發現:他們對工作的控制程度,決定了他們的抑郁程度。比如說,兩個人有同樣的工資水平和同樣的地位,在同一個辦公室里工作,但那個對自己的工作控制程度較低的人,就更容易出現嚴重的情緒問題,甚至抑郁。

       

      這個調查得出了一個結論:我們工作的內容本身其實并不重要,承擔更多的工作責任也不會讓我們更抑郁,關鍵是我們要能控制自己的工作,這樣你才會覺得工作有意義。

       

      如果你每天都要忍受單調、無聊,自己又沒法控制自己的工作,這就會造成“現實感喪失”,覺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不真實,這就會讓我們抑郁、絕望,而且會毀滅我們的身體。

       


       

      2011到2012年間,全球知名的民意測驗和商業調查公司“蓋洛普”進行了一項有史以來最詳盡的調查研究,他們調查了142個國家的數百萬名普通員工,調查的內容是世界各地的人們對自己工作的看法。


      結果發現,有63%的人說他們對工作沒有激情,也沒有把精力放到工作中,甚至在工作的時候處于一種“魂不守舍”的狀態。


      只有13%的人,說他們真的“投入”到自己的工作之中,而剩下24%的人說他們會“積極地脫離工作”,也就是他們其實很討厭自己的工作。

       

       

      所以,對世界上大多數人來講,他們不知道自己為什么工作,也沒把精力完全投入到工作當中。作者認為,這就是抑郁癥在當今社會如此普遍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

       

      第二種失去的東西:與他人的聯系。

       

      失去跟他人的聯系,說白了就是“孤獨”。美國芝加哥大學的神經學家約翰·卡奇奧波(John Cacioppo)曾經做過三個實驗,專門研究了“孤獨”和抑郁之間的關系。

       


      763

      △ 約翰·卡奇奧波

       

      他找來了100個陌生人,每隔一段時間,就對他們的心跳速率和唾液里的皮質醇進行檢測。結果發現,感到孤獨會導致皮質醇水平飆升,這意味著這個人正處在壓力很大的狀態。

       

       

       

      為了進一步驗證,他又做了第二個實驗。這一次,他要排除一切因素,弄明白“孤獨”這一個因素到底是怎么起作用的。

       

      所以,他把實驗參與者分成了兩組,而且對他們都進行了催眠。催眠之后,他讓第一組回憶他們生活中感到非常孤獨的時刻,而讓第二組回憶他們跟另一個人或者一群人在一起的時刻。結果非常明顯:第一組人馬上變得更加抑郁了。

       

      就算是這樣,他還是擔心實驗室的條件太不自然了,他想到人們的實際生活里看一下。于是進行了第三個實驗。

       

      他來到了芝加哥郊外的庫克鎮,長期跟蹤調查229名年齡在50多歲到70多歲的美國老人,這些老人有男有女,有白人、黑人和拉丁族裔的人。跟蹤了5年之后,他發現不少老人會先感到孤獨,然后感到抑郁。

       

      約翰·卡奇奧波說,這些實驗共同指向了同一個結論:孤獨并不是抑郁的結果,而是抑郁的原因。簡單地說,你越缺少社交,你就會越抑郁,抑郁到一定程度,就成了抑郁癥。

       

      第三種失去的東西:正確的價值觀。

       

      這一點其實說的是,你越看重物質追求,就越容易抑郁。這雖然聽上去有點像喊口號,但是科學實驗已經證實了這個觀點。

       

      美國心理學家蒂姆·卡瑟(Tim Kasser)曾經對這個問題反復進行過研究。他先是調查了300多名學生,又評估了140名18歲青少年的心理狀態,又到美國紐約州羅切斯特市調查了那里的100名居民,還對200個人進行了一項長期的跟蹤研究。

       


      762

      △ 蒂姆·卡瑟


      最后,所有的調查和研究都顯示:人們越是看重物質,越是為了物質目標而奮斗,越容易焦慮和抑郁。

       

      后來,別的科學家在英國、丹麥、德國、印度、韓國、俄羅斯、羅馬尼亞、澳大利亞和加拿大進行了類似的實驗,結果都是一樣的。

       

      那為什么會這樣呢?我拿畫畫給你舉個例子。如果你在畫畫的時候覺得開心,想要去畫畫,這叫做“內在目標”;如果你想要成為有名的畫家,畫畫賣錢,這叫“外在目標”。

       

      當你追求內在目標的時候,你就很容易進入“心流”狀態,也就是一種“忘我”的狀態。這個時候,你連自己都忘了,更不會在乎別人對你怎么看,這時候你就會感到真正的快樂。

       

      相反,如果你追求外在目標,不斷地關注能擁有多少物質,你就會特別在意別人對你的看法,一旦你開始在意別人怎么看你,就會讓自己產生壓力,導致焦慮,長此以往就會抑郁。

       

      但是現在,整個西方世界都在宣揚一種物質至上的觀念,提倡一種“消費主義”的價值觀。說白了就是三個字,“買買買”,你能買來名車名包名表,就是幸福。

       

      對這種價值觀,作者給了一個比喻,叫做“垃圾價值觀”。作者說,就像“垃圾食品”一樣,這種價值觀味道不錯,但是沒有營養,時間長了還會損害你的身體。

       

      第四種東西:美好的童年。

       

      美國加州凱撒醫療中心預防醫學科有兩個醫生,一個叫文森特·費利蒂(Vincent Felitti),另一個叫羅伯特·安達(Robert Anda),他們共同研究出了一種測試方法,叫做“不良童年經歷研究”。

       

      在美國疾病控制中心的資助下,他們對17000名申請醫保的人進行了調查。在調查中,他們把童年創傷分成了10種類型。比如,被父母忽視算是一種類型,被性虐待算是另一種類型。

       

      結果發現,小時候經歷的每一種創傷經歷,成年后都會讓人更容易變抑郁。小時候受到的創傷越大,患抑郁癥、焦慮癥或自殺的風險也就越大。

       

      如果一個人同時經歷過六種創傷性事件,那他成年后患抑郁癥的幾率,是那些沒有童年創傷的人的5倍。如果經歷過七種創傷事件,那這個人成年后自殺的可能性,就會比別人高出3倍。

       


      761


       

      當他們把結果展示給其他科學家看的時候,別人都表示懷疑,甚至連資助這項研究的美國疾病控制中心也不相信。但是在隨后的幾年里,別的科學家重復了這項研究,結果發現每次的結果都差不多。


      所以說,童年創傷的確會直接導致人在長大之后變得抑郁。

       

      第五種失去的東西:地位和尊重。

       

      美國斯坦福大學的神經內分泌學家羅伯特·薩波斯基(Robert Sapolsky),曾經對非洲肯尼亞的狒狒,做過一項研究。他主要研究的是雄性狒狒體內激素情況。

       


      760

      △ 羅伯特·薩波斯基

       

      他發現,在兩種情況之下,雄性狒狒受到的壓力最大:一種是它們在狒狒群里的地位非常低的時候;另外一種是它們的地位受到了威脅的時候。

       

      在這兩種情況下,雄性狒狒的大腦、腦垂體和腎上腺會產生一系列的變化。最關鍵的是,這些內分泌變化,跟得了抑郁癥的人非常相似。

       

      所以,薩波斯基得出一個結論:抑郁癥其實是人類對自己在群體里地位的一種反應。


      你可能會覺得這是用猴子做實驗得出的結論,用在人身上不太靠譜。但英國有兩位專家對人類社會做了研究之后發現,人類在社會中的地位和尊嚴,還真和抑郁癥有關系。

       


      759

      △ 兩位英國專家把有關社會平等和抑郁癥的研究寫成了這本書

       

      這兩位專家把視野擴大到了國家層面,研究了社會平等和抑郁癥之間的關系。他們發現:在美國這種高度不平等的社會中,人們會有更多的精神痛苦;而在挪威這樣高度平等的社會中,人們的精神痛苦就很少。

       

      換句話說,社會越不平等,包括抑郁癥在內的各種精神疾病就越普遍。這就是因為在一個高度不平等的社會里,每個人的地位都是“朝不保夕”的。

       

       

      比如說,今天你是個有錢人,但是五年后你不一定還是有錢人,十年后就更別提了。這樣,每個人時刻都要考慮自己的地位,一旦你感覺失去了地位,或者別人對你不尊重了,你就會感到抑郁。

       

       

      而且,在高度不平等的社會里,如果長期生活在社會的底層,很容易看不到翻身的希望,對未來失去了信心。用中國人的話說,就是日子過得“沒有盼頭”了。

       

      這其實也就是作者說的,人們失去的第六種東西,值得期待的未來。


      一個人產生了這種感覺,那他就會覺得沒辦法控制自己的生活,這比沒辦法控制自己的工作更嚴重,直接會讓人喪失生活的意義。


      沒有意義的生活下去,一個人能不抑郁嗎?

       

      人們失去的第七種東西:大自然。

       

      我們在之前的課程里也講過,別看你們家小區里的花草樹木不起眼,其實它們非常重要。僅僅是看一眼綠色植物,都能讓人的血壓下降。

       


      758


       

      在這個問題上,英國埃塞克斯大學的科學家也進行過詳細的研究。他們花了三年時間,跟蹤調查了5000多戶家庭的心理健康狀況。

       

      結果發現,哪怕同樣是窮人,哪怕同樣住在貧民區,只要你住的地方有綠地,有花草樹木,那你承受的心理壓力就會小很多,也更不容易得抑郁癥。

       

      第八種和第九種影響因素:基因和大腦。


      不知道你發現沒有,剛才我們說的7種東西,都是社會層面的,只有這兩個才是生理原因。而且作者還特意把這兩個原因排在了最后,這是為什么呢?

       

      因為作者發現,有個別抑郁癥患者之所以抑郁,的確是基因和大腦的一些部位出現了問題,但是對大多數抑郁癥患者來說,這兩個因素的影響是微乎其微的。

       

      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對很多雙胞胎進行過研究,結果發現,抑郁癥只有少數一部分是遺傳的,而且就算是遺傳的,后天也可以改變。

       

      到這兒,人們之所以會得抑郁癥的9種原因就說完了。作者認為:有針對性地強化自己和這些的聯系,那就可以從根源上避免和擺脫抑郁癥。

       

       

      不過首先我們要排除基因、大腦這兩項,因為這兩項不是我們人為可以控制的。剩下的7種東西,我們梳理一下就會發現,它們基本都跟我們生活中的三個方面有關。

       

      第一個方面,是我們的工作。其實上面說的工作的意義、地位尊嚴和對未來的期待,這三種東西在很大程度上,都需要用正確的工作方式來獲得。

       

      第二個方面,是我們的生活方式。上面說的他人的聯系和大自然這兩種東西,就是由我們的生活方式直接決定的。

       

      第三個方面,是我們的心態和價值觀。如果我們把物質消費當作生活的意義,心里仍然有童年創傷留下的陰影,那就會很容易抑郁。

       


       

      所以,只要我們處理好這三個方面,把作者說的“失去的聯系”給重新找回來,那就可以在很大程度上解決抑郁這個問題了。

        

      作者在寫完這本書之后,就不再相信以前的治療方法,而是采用改變生活方式、改變生活環境,調整自己以前金錢至上的價值觀,并且通過冥想等方法釋放自己的童年創傷等方法,讓自己的抑郁癥得到了很大的緩解。

       


      757


       

      最后,我把作者在書里寫的一段原話送給你:


      “你不是一臺零件破損的機器,你是一個沒有得到滿足的動物。你需要一個社區,你需要有意義的價值觀和有意義的工作,你需要大自然,你需要感覺到自己被尊重,你需要把自己從過去釋放出來,你也需要一個安全的未來。你需要把自己連接到所有這些東西上面。你可以傾聽內心發出的信號,去做那些能真正滿足你需求的事情。”

       

      //////////

       

      文章來源于網絡,著作權屬該作者,如有侵權請及時通知我們,將立即刪除。

       
      廣東省職業鑒定指導中心  |  廣西壯族自治區職業技能鑒定中心  |  廣東深圳職業訓練學院  |  華夏心理教育中心  |   關于我們  
      深圳市金玉心理咨詢有限公司  www.audreylovecoach.com   E-MAIL:jinyuxl@163.com    粵ICP備16013563號
      辦公地址:深圳市福田區經理學院11樓1101(福田區八卦路55號,泥崗人行天橋旁)
      ?
      收縮
      • 電話咨詢

      • 0755-25982119
      • 0755-82428811
      • 0755-82418118
      • 在線報名

      欧美精品久久久_无码专区视频_亚洲无码久久久_日本激情视频一区二区三区
        1. <ruby id="g4y4l"></ruby>
        1. <i id="g4y4l"></i>
          <i id="g4y4l"><noscript id="g4y4l"></noscript></i>